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西窗五月我们身披铠甲外三首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哲理散文
【西窗】五月,我们身披铠甲(外三首)
   ◎五月,我们身披铠甲
  
   寒冷的冬天势必将卷土重来
   豺狼虎豹从未放下獠牙
  
   冰雪消融,每一块伤疤包裹雷电
   死亡的勇气前赴后继
   哪怕油菜花开遍大江南北
  
   射出枪膛的子弹
   飞了一百年
   罪恶的灵魂随时准备扣动扳机
  
   自掘坟墓的舌头被钉上十字架
   巴黎和会
   一伙强盗审判人民
  
   听说骨头是永不生锈的铠甲
   我们每人一副,从不离身
  
   ◎栅栏
  
   小麦、玉米等等庄稼被围猎
   圈起来的土地沦为胜利者的奖赏
   套上枷锁,再贴上标签
   叫卖声似雨水汇成的洪流
  
   牛羊和一群徒有虚名的地主
   需要一一安抚
   它们没有虎狼的凶残秉性
   他们:狠狠地跺了跺脚
  
   阳光无所事事,在崭新的
   钢筋混凝土间折射出文明倒立的虚像
   与黑夜一同凋落
   有人高喊“起——灵——”
  
   ◎五月六日从一场雨开始
  
   那些针线刺穿破损的城市边缘
   干渴的村庄和北方大半田地
   所有裂缝得以弥合
  
   郑州军海医院高度重视这场雨掀起的浪潮正汇聚而来
   该发芽的发芽,该生根的武汉那里治疗癫痫病?生根
  
   这春未尽夏已立的时节
   柔软该柔软的,忧伤该忧伤的部分
   迸发的高潮在体内横冲直撞
  
   假如,能够再猛烈或绵长一些
   它们刚好抵得上此生赊欠的债
  
   ◎大街上一群喝着毒药的人
  
   田地里大片烟囱茁壮成长
   城市腹部罂粟花开得妖艳
   我们在铁锅里烹饪玉米高粱和红薯
   也煎熬黑色的毒药
  
 武汉癫痫正规医院  中药店铺的老医生开着旧方子
   队伍从白天伸进黑夜
   有些诟病
   需要悄悄加几钱砒霜
  
   日子被安置在不同的楼层
   我们已经没有几亩土地
   适合种植粮食
   大街上一群喝着毒药的人结伴而行
  
  
上一篇:如云若你懂
下一篇:思慕圣贤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