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失去了那颗星也就是失去了遗憾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艺苑名流

短篇小说《失去了那颗星》

1、

习逍遥最近比较烦,并且觉得自己快要烦得郁闷死了,日夜盼着能够坐上火车的硬卧下铺去出差透透气儿。

这个微胖,中等个,常年留着平头,年龄不到三十岁的人,喜欢的是自由的生活,其他人能按部就班地上班,看上去还一副无所谓,流露出高兴的样子,可他习逍遥却做不到如此虚伪的表情。

其实习逍遥的内心非常痛苦,白天上班,不能看自己喜欢看的文学历史书籍,甚至在手机上看,也没什么时间,原因就是这个矮小的比狐狸还精明的老板幽灵一般时刻盯着你,你一坐下来,他总会刹那间显身给你找点事儿干,比如让你扫一下地,跟着他去拿一个酒瓶的样品,诸如此类,生怕不如此就觉得给这些打工仔开工资就冤枉了。

不自由毋宁死啊,习逍遥时刻在内心中感叹着这句名言,可也就是感叹而已,从不敢为了他的自由,把老板给炒了,更别说去死了。毕竟每个月的工资是5000块,尽管还要拖上百八十天才能领到手,可在这个小小的江南地级市,这也算得上凤毛麟角般的高工资了。

令习逍遥没想到的是他所在的这个号称全市产量第一的陶瓷酒瓶厂,外面还有一大堆的烂帐。而作为销售员的他有义务去收其中的一些烂账。

这天下午五点多钟,天气阴沉沉的,很冷,象是要飘雪,幸好是南方,就算下雪也是如撒盐,绝不会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习逍遥打包好酒瓶样品,坐下,喝了口热水,掏出手机,正要打开网页看一下新闻,老板急匆匆地就进屋了,习逍遥见状,大惊失色,赶紧把手机放到桌上,笑问老板好。

老板阴沉着脸,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对习逍遥说,赶紧准备一下,大约晚上七点去北平,跟着运货的司机走,先去财务室领1000块钱的出差费。

习逍遥一愣,脑袋象是挨了一砖,晕晕的,不敢给老板谈条件,只得随即说,我要回去收拾一下,要带上一些衣服和洗漱用品。

好,我让司机开车送你到你住的地方,要快!说完,老板转头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习逍遥赶紧去财务,又跑回到老板的办公室请老板签字,再跑到财务室方才领到了1000元钱。

接着就匆忙钻进了厂里的捷达车,到家收拾好东西,就又坐车回到了厂里。

这算什么出差啊,说去就去,这简直就是去支援前线,来不得半点耽搁。

冬天黑得快,仿佛某位神仙姐姐突然发飙气得白天哥哥的脸全黑了。雪飘落了,像玉屑,落到脸上凉凉的,好多人开始兴奋地谈论起下雪来,仿佛下得 不是雪,而是银子。

习逍遥作为燕赵人对南方人兴奋地谈雪玩雪,总是持冷笑的态度,靠,这也能叫雪?

货车装好了货,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司机说,上车吧老乡。

习逍遥刚要上车,一辆黑色的奥迪突然开到了跟前,下来一个高瘦的人,是物流的老总,笑着给了司机200元钱,说要好好照顾小习,又对习逍遥说,我已经给老大讲了让你坐硬卧去北平,可他就是不同意,委屈了兄弟,就当是锻炼吧,一路保重。

习逍遥连忙道谢,主动地紧紧地握了下物流老总的手,心里觉得暖暖的。

然后习逍遥就攀上了大货车的车头,里面有两男一女,一司机开车,那么小的车头里,车座后面竟还有上下铺,真是会利用空间,这才算得上名符其实的蜗居。

货车的两束灯光劈开了前面的黑夜包围,露出一条道来,接着车就隆隆地开动了。

习逍遥的心一下子黑了,也跟着车的颠簸而忐忑不安起来。

2、

真没想到竟会是这样地出差,真有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失落。

车没走两公里,就在上高速的收费站被叫停了,司机咧着嘴,笑着对习逍遥说,兄弟,没办法,给物流老总打个电话吧,买两包烟就过去了。

习逍遥第一次碰到这事儿,只得给物流老总打了电话,通了不接,只得自己掏了伊春市癫痫病哪里治疗最权威100元买了两包烟。

很快,车就顺利地上了高速。习逍遥躺在车座的后铺,觉得非常不舒服,象是被绳索捆住一般,只得起来,坐在座位上,其中一个司机在后座睡得比猪都香,还发出黄河在咆哮般的呼噜声。

这时,手机里发来了好几条短信,为了不打扰司机开车和睡觉,习逍遥赶忙把手机设置成了静音模式。

发来短信的是习逍遥的女朋友艾星,是习逍遥先前的工作单位德景大酒店的同事,长得又白又胖又矮,白玉盘的脸,老鼠般的眼,胸部似汹涌的波涛,臀部却不翘,总之看起来很性感。

其实,习逍遥开始追的是一个窈窕的女导游,可那女导游只是逗习逍遥玩,习逍遥请她吃饭,她去吃,请她唱歌,她去唱,可正想要去抚摸她,她就远远地躲开,更别提和习逍遥上床了。

习逍遥对自己也反省过,结论是自己太彬彬有礼了,太怕对方说自己是色狼了,正应了那句话‘不敢妄为些子事儿,只因曾读数行书’。

直到一天夜里,他收到号称泡妞大师的一同学的一条短信:‘动女人是禽兽,不动女人连禽兽都不如。’ 方恍然大悟,深刻认识到追不到女人是因自己太怯懦了,此后心里常常默念这句话,久而久之,自己像打了鸡血一般,觉得自己勇气倍增,甚至以为自己敢动天下所有的女人了。

可再打那个窈窕女导游的电话,对方已经换号了,似乎早已觉察到了习逍遥总有一天会约她动她似得,郁闷得习逍遥在心里大骂那个女导游无情无义,换了号也不发个诱发癫痫原因有哪些呢短信告知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餐厅服务员艾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习逍遥的手机号码,发动了对习逍遥的短信攻势,先是发短信夸他爱好读书学习,接着夸他英语也说得很溜,再夸他人也和善,最后总结一句:将来必成大器。

开始习逍遥不理她,那样的女人,根本不是心目中的对象,却也感到甜丝丝的,乌鸦爱听狐狸的奉承话,女人爱听男人的奉承话,其实男人也爱听女人的奉承话。据说美国有位获诺贝尔奖的作家,回答记者对授奖词有何感受时说:“赞扬的还不够睡眠型癫痫可以治好吗!”。看来奉承赞扬之类的话,需求量极大,市场供应却严重不足。

一来二去,习逍遥就招架不住艾星了,不知不觉地在一个夜晚的江边,脸就投到了艾星那对丰硕的乳房之间了。只是一块儿吃饭逛街的时候,还是怕碰到熟人,怕熟人那一双双鄙夷的眼神。

幸好,相识半年多了,基本上没有熟人看到他们俩在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

两人同居后,除了地动山摇般地做爱才能暂时的过把瘾外,其他一切都让习逍遥烦恼,如习逍遥不吃辣椒,可艾星偏偏往菜里放很多辣椒,习逍遥晚上喜欢看书到很晚,可艾星偏偏喜欢做爱到很晚。

吃不消,真吃不消,就是海味山珍夜夜吃也会腻的,何况做爱?习逍遥与艾星约定每三天做一次,可艾星就是不,弄得习逍遥白天轻飘飘得,上班也没了精神,常打哈欠,为此没少挨领导的批评。

纠结了好久,为了工资高些,习逍遥终于下定决心辞掉了酒店的工作,来到这个陶瓷酒瓶厂当一位小小的受气的业务员。

眼下的出差虽然坐大货车,比较辛苦,却也能让身体暂时摆脱做爱的消耗,只是艾星的短信不断地发来,内容无非是想你或要你,回了几条后也就赖得回了。

窗外黑乎乎的,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应该是收费站,两个司机要下来查看,习逍遥也只得迷迷糊糊地先下来了。司机前后看了一会儿,就又上了车,司机倒车,又开进右边一个出口,电子称显示了比左边称的重量轻了好多,就交了费,司机得意地微笑着继续向前开,仿佛占了好大的便宜似的。

第三天的早上七点多,才到了北平北部的皇宫酒厂的附近,幸好,天气放晴,这些天也没下过雪。司机也是第一次来,只得都下来问路,方知车开过了3公里,只得费力地把车倒回头,开进了酒厂的后门。

习逍遥厚着脸皮,装出一副微笑谦恭的面孔,拜见了酒厂物资部、质检部、技术部和仓管部的大小头目,然后就等卸货。

可迟迟不给卸货,物流老总打了习逍遥好几个电话,请他协调尽快卸货,一直等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半,经过了质检部的吹毛求疵和习逍遥的殷勤递烟和说了大堆的拜年话,货方才允许卸了。

当天下午五点半,终于卸完了货,习逍遥这才仰天松了口气,仿佛终于打胜了一场战役。

当天晚上,司机走了,却没带走习逍遥。

因为老板打来电话了,让他在这里多呆几天,熟悉熟悉酒厂的情况。

习逍遥只得在附近找了个旅社住下了,又觉得闷,就找了一家书店,买了本有金圣叹批语的《水浒传》,回到旅社读了起来,越读越觉得有味道,越读越觉得过瘾,尤其是武松打虎杀嫂,醉打蒋门神,血溅鸳鸯楼,真是太痛快了,恩仇必报,大丈夫当如是也!想起自己连只鸡都不敢杀,不禁恨起自己的怯懦来。

这时,吱吱两声,手机又来短信了。

3、

还是艾星的肉麻短信:老公,何时来,我睡不着,想你,要你,要你,要你,一直要到死!

习逍遥骂了一声淫妇,没回这条短信,继续看书。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醒来,手机上一共有十几条短信,都是艾星发来的肉麻短信。

习逍遥想都没想全删了,也懒得回短信,洗漱好,就去了酒厂。

一路上,好几个同事纷纷打来电话,让他从皇宫酒厂弄几瓶原浆好酒来尝尝,要是带不回来就给他急,习逍遥在心里骂道,你以为酒厂是我家开的,可嘴上也只得答应着。

下午,习逍遥就早早地从酒厂回到了旅社,上午酒厂灌装车间的酒味熏得他有些发晕。熏醉也好,他想醉个一百年才醒来,到那时天变得很蓝很蓝,再也没有了雾霾,酒也变得很纯很香,再也没有了塑化剂,女人变得很善很美,再也没有了爱慕虚荣。

可转念一想,他自己也笑自己荒唐了,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人类历史过了多少个百年,现在还不是这个鸟样子。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如意的,想如意也只能是臆想,也只能在影视里和文学作品里,或者找到桃花源,在里面快快活活的生活,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我何不也写上几笔,稿不稿费,倒无所谓,毕竟可以打发点时间,抒发抒发情怀。

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习逍遥也说不清为什么,就去买了本子和笔,写了起来,先是写了篇回忆爷爷的散文,改了好多遍,最后改得连自己也看不清了。

唉,看来得给自己买台笔记本计算机了,在计算机上写东西,想怎么改就怎么改,还能保存起来,多好。

他已经把自己这一年多的积蓄交给了艾星保管,决定回去后花个3000来块钱买台笔记本计算机。

又发来了短信,还是艾星的肉麻短信,这个女人不知道看书学习,总倾诉思念和肉欲,真是烦死了,习逍遥决定不回短信。

可过了两三天,艾星一条短信也没发来,估计是生气了,习逍遥打了她几个电话,也不接。

小心眼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动不动就不理人,可自己这几天没了她的短信反而觉得有些空虚了。习逍遥也没了灵感,想写的小说也写不下去了,接着又收到了几条短信,心里一喜,打开却不是艾星的,而是朋友要求带酒的短信,懒得回,就顺手把手机塞到了口袋里。

4、

一星期后,习逍遥终于买到了回德景市的火车票,硬卧下铺,在北平西站给艾星买了果脯,烤鸭,绣花鞋,六必居的辣椒酱等等。

北京市作癫痫手术需要多少天出院火车晚了点,将近二十多个小时的蛇行后,火车才不情愿地在德景市停住了脚步,已经是次日晚上八点多了。

习逍遥心里美滋滋的,毕竟到家了,此刻艾星肯定脱光了在被窝里等自己暖被窝吧,想到这里,他觉得下面有股快乐的勃起冲动。

习逍遥下了的士,提着两个包爬上了五楼,气喘吁吁地打开房门,房里却空无一人,也闻不到艾星头发的香气。

习逍遥顿时慌了,每个房间都找遍了却无艾星的影子,只是枕头上有一张纸条,清秀的字迹写着:“习逍遥,我爱你,炽热地爱着你,像火爱着橡树,可你不懂得珍惜,所以我已经决心离开你,永远。你存我这里的一万块钱,我也带走了,心痛吧?心痛你才不会把我忘记!好好保重你自己。---永远爱你的艾星。”

习逍遥看完,一下子瘫坐在地板上,久久没有起来,两股咸咸的酸酸的液体模糊了双眼......

短篇小说《失去了那颗星》

作者:时秋云 未经授权不可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