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狗剩的新年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唯美句子

  文|东东

  狗剩真名叫什么,村里人大都记不得了,或者,根本没那么重要。

  狗剩很小时候,母亲就跟外边人跑了,剩下父亲出去打工,就一直没有再回到村子。狗剩一直由奶奶带大。

  小时候在村里,狗剩就一直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头发乱的像猪圈里打滚后猪身上的猪毛,嘴里一直流着口水,一说话露着大黄牙。

  别的孩子们在一起玩耍,狗剩经常一个人,女孩子见到他躲的远远的,男孩子在一起捉弄他。狗剩倒也开心,经常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别的孩子捉弄他,他反倒更加开心,大概知道自己还可以让别人追弄,很得意。

  偶尔狗剩去别人家找伙伴们玩,大人通常都是直接把他推出家门,还大声呵斥自己的孩子,别和狗剩一起玩,和一个憨子有啥玩的,那么脏。狗剩也不生气,只是笑呵呵的走开。

  相比起其他山村,村子算半个“现代化”了。县里修建的一条重要公路很幸运的经过了村子,因此也带动了村里和乡镇的交流,农忙之余,很多人带着自家地里花生,地瓜,去镇上赶集。

  时间就从手指尖偷偷溜走,一年一年,狗剩也快三十了,前几年他奶奶也去世了。

  只是从前是村里大人们打趣他,现在,当年一起长大的伙伴打趣他。狗剩同龄人大都结婚生孩子,他却一直单着,方圆五村都知道他的情况,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狗剩和小时候相比,完全就是按照比例放大而已,依旧脏兮兮的衣服,乱如猪毛的头发,一说话,口水就不自主流下来。

  在这个一家丢了个鸡都能传遍所有人的村子,狗剩成了村里人消遣的重要环节。

  农忙时候,狗剩也忙,自己家里留下的几亩地,这些年荒的荒,送人的送人,剩下的不多,够自己几口吃的就行。

  其他人在地里忙活,只要看到狗剩,就会让他来地里帮忙,狗剩笑呵呵就过去了。忙到晚上回村里,通常是不让狗剩进自己家门,就在门口等着,给端出来一碗饭。

  每每这时,狗剩在外边吃饭,很多人端着碗出来,一起打趣他。

  “狗剩,想不想媳妇啊”。

  “狗剩,知道娶媳妇后要干什么吗”

  “狗剩,你娶个和你一样流憨水的媳妇,将来再生个流憨水的孩子”

  随后,一阵大笑,所有人都很高兴,又有点意犹未尽。狗剩倒也不计较,笑呵呵看着众人,一边用手擦一下流下的口水。

  忽一天外村人来村里招人,建筑工地的活,狗剩去了。

  这事情完全引不起村里人注意,只不过在无聊之余,突然感觉一点不适应,没有狗剩打趣,好像少点什么。

  村口的桐树开花了,落下,又开花,又落下,反复几年了。

  这年临近过年了,村子里渐渐有些过节的气息,人人都忙活着过年的东西。

  村口进来一辆白色轿车,后边跟着一辆货车。那白色轿车白的刺眼,随着白色轿车缓缓入村,早有人好奇的张望着,小声的嘀咕着。村里人,有轿车的超不过三个人,且早都不在村里住了。

  轿车慢慢停在狗剩家门口,这下可不得了,就像一个炮竹掉进了鸡群,只不到五分钟,村里人奔走相告,这会,里外早围满了人,这种状况,只有村里庙会演出时才有。

  轿车们打开车门,出来一个男子,一袭白色西装,头发亮的可以反射光。那人一回头,人群里先是安静,随后不知谁叫了一声狗剩,随后大家一下子嘈杂起来,听不清到底说些什么,但是几乎都是用手指着轿车旁边的男子。

  男子依旧笑呵呵,大声说:“乡亲们好,我是狗剩啊,狗剩啊,我这些年在外包活,赚了一点钱,这不回来给大伙拜年,给乡亲们发红包,家家都有。”

  人群再次沸腾,从最初的疑惑,惊讶,到现在,人群里大多是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就在大伙还在指指画画时候,狗剩让人帮忙抬后边货车上的家具,人群里出来不少人,纷纷搭把手,抬货车上的电视,沙发,床……

  人群散去后,不时有人嘀咕:“连狗剩都能挣大钱了,老天爷不长眼啊”。

  “赚大钱算啥,我是受不了他那股烧包劲,不就赚了几个臭钱了,神气个狗蛋”。

  “就是就是,不就开了辆破车,当年我开拖拉机时,他狗剩还坐过呢,神气个毛”。

  第二天,狗剩真的挨家送红包,到谁家家门口,都是跑出来迎接着狗剩,让他进去。狗剩笑笑,把红包递过去,却不进门,就像以前一样。

  随后人们私下下见面,迫不及待打开红包,相互打听各自红包里有多少钱,然后恶恨恨的说一句:“有点臭钱就显摆,以为老子稀罕啊”,说罢,赶紧把钱小心的放到口袋里,还不放心,过会就要把手伸进口袋确认下钱是否还在。

  狗剩家门口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墙也刷过,门口还放了两个大音响,不停的放着歌,孩子们在狗剩家门口笑着,跳着,玩着。大人们在狗剩家门口看着,说着,指着。

  就在除夕夜里,村里突然来来一辆警车,警车径直停在狗剩家门口,下来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进到了狗剩家。

  这下又像砸开了锅,只几分钟,消息就传遍了村子,又是人群围在狗剩家门口,围了几圈。

  只见狗剩陪着警察出来,也不说话,警车在前面,狗剩开着自己的车跟在后边。人群让开一道缺口,两辆车呼啸而去。

  剩下人群在那里大声议论,大家放佛突然又找回了当年打趣狗剩的感觉,之前心里憋着的一口气,终于顺了。

  “我早就觉得这狗剩不是当老板的料,这钱多半是偷的”。

  “呀,我收了狗剩三百元红包,警察不会找我要回去吧?”

  “没事,大家都收了,还能一个个要回去,这狗剩,穿的再好有屁用,从头到脚不是好东西”。

  “大伙说,狗剩这次被带去,怕是要枪毙吧,还回得来吗”。

  “反正狗剩也回不来了,他家里那些东西放着也是浪费,大伙们,要我说啊,咱们进去看看有用的,拿回去还能用用,免得啊,一直空放着坏了”。

  这句话说完,人群里早有人冲进狗剩家里,搬沙发的,搬电视的,甚至连门口的两个大红灯笼,都被摘了去。

  一时间灯火通明的狗剩家,这会又像几年前的样子,黑乎乎的,安静的好像没有人。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谁也没注意到什么时候一辆轿车停在狗剩家门口,有人看到狗剩回到家,看着家里狼藉一片,抬起手,似乎是擦了一下嘴边流下的口水。然后狗剩回到车里,倒车,转向,加速,车子飞快的驶出了村子。

  后来人们才打听到,狗剩工地上大批钢材被人偷走了,警察联系不到狗剩,这才亲自上门把狗剩带回去一起帮忙调查下。

  人们围在狗剩家门口,都不说话,只有不远处,几声炮竹声。

  咚,㕷。

如何照顾好癫痫病人呢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排名好安阳市癫痫病哪里治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