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恰一江春水组诗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灵界小说
1.小学面孔
   瑞成,忠厚,老实
   穿一件黄的确良中山装
   四个口袋,布鞋,流涕
   我不知道他怎么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
   我们一起爬山坡,踢毽子
   一起在冰面上行走
   一起逃学,看《陈真》,又
   一起消失,彼此
   三十年不见
  
   静雅,校花,同班
   总扎两根麻花辫,瓜子脸
   酒窝经典
   有一次我迟到,往教学楼里冲
   有一次她内急,需要如厕
   我们在教室门口相撞,很囧
   脸红,彼此迅速离开
   诱发持续很久的新闻事件
   而留在我怀里的余香
   温暖了整整一个冬季
  
   Cc,同桌,笑面虎
   个子中等,头中分,像郭富城
   喜欢模仿《智取威虎山》中的情节
   但柔弱,似女子
   有一年夏季天热,地里干活三小时
   回家打盆井水,自头灌下
   110赶到时,已经咽气
   我记得最后那张脸孔
   像一张不成熟的向日葵
   苍白,扭曲,萎蔫
   手臂搭于胸前,又像
   一具马拉之死的雕像
   凝固,定格。。。。。。
  
   小d,女,姓名均已忘记
   家住秦岭,刘海飘飘
   端庄,美丽,暗含淡淡几分妖娆
   毕业那年请我留言
   害我三天不吃不睡,将留言
   错当小说,故事曲折,抒情
   充满幻想
   有一次晚自习,她铜陵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轻声地叫我(邻桌,右手)
   连叫三声
   我却不能应答,因为我的耳根
   发热,引发大火
   烧上脸孔,直到心跳加速
   直到不能呼吸
  
   小学,你好!
  
   2. 咸阳城记忆
   夜幕下的出租车司机按动喇叭
   那哥们儿还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
   要去远方
   在咸阳渭河大桥上
   我们正常的走路,正常的交谈
   正常的触摸坚硬的四壁
   有很多对学哥学姐从身旁飞过
   长着翅膀,丑陋,龌龊,但
   自以为是的快乐
   到舞池里寻找人生,腋下
   夹本叔本华的哲学
   扭动胯部,摆动腰肢
   两只肥天鹅刻意暴露,不加掩饰
   直到流出一身臭汗,洗刷尽教授的
   解剖学
  
   800米的渭河通达四海
   但你的心很小,回到各自的巢穴
   一味的堕落,不知道
   三千里外,一对老农夫的云和月
  
   奥,我们曾经多么的茫然
   以为大学便是人性的一次狂欢节
   可以毫无节制的寻找自由
   可以放肆的谈论爱的十大法则
   可以成为一匹脱缰的野马
   将人的城池踏遍
   当时我们手里紧握着一切
   早晨还狂妄自大,到傍晚
   聆听起一首荡自渭河畔的
   忧伤的萨克斯
   同学,那时我们手牵手
   将咸阳游历,像一对仗剑的情侣
   三年里梦游,或一次决绝的深潜
   有一次我们去另一座城市
   拜访另一医学院的大眼睛学姐
   晚上住在她的隔壁
   我们一宿没有合眼
   第二天跟随她去南坡采摘野菊
   郑州羊癫疯治疗医院哪家好 追踪一只灰兔进了树林
   那时我们率真,爱笑
   我不记得是谁偷看了我的日记
   眉注很多梅花小字
   表达过多离奇的内容和朦胧的想法
   至于细节
   已不记得
  
   毕业那年,我们几个小男生
   到西城区一个隐蔽的放映厅
   吃瓜子,喝廉价的劣质汽水
   等到子夜,为看一部票价不菲的
   成人电影
   回到宿舍,大骂人性的堕落
   其实人与猪狗的区别
   在于一件衣物,压抑青春
   喝下大量的白开水
   脸涨得通红,知道女生宿舍
   在二楼,隔着一层厚厚的水泥地板
   那时我们消瘦,食不果腹
   我们也偶尔谈理想,握着
   拳头,但感到很虚假
   做做,我们偶尔也读一两本
   路遥的书
   偶尔吃一份丰盛的陕西癫痫哪家最好一周内也别想消化掉的肉食
   偶尔谈起母亲送别时的眼神,和父亲
   粗造的手臂,还有乡村的
   宁静与落后,谈到三年后
   五年后,十年后的再聚会
  
   十五年前的咸阳城多雾
   弥散着工业时代污浊的气息
   同学,十五年后,一个得了乳腺癌
   早早的死了,你独自去参加葬礼
   我借故种种理由,挤掉
   几滴眼泪
   奥,同学,记得十五年前我们在桥上照过一张相片
   那时你的青春,光彩照人
   还有一个相片中的男孩
   放弃了医学,在城市的工地上
   给人拉砖块,不慎翻到十米深的阴沟里
   停止了心跳,还有
   更多的人在泅渡人生,得意的
   几只老虎,跑进各自的林子
   组织朝廷,音信皆无
   学院的同学群,子夜仍有人咳嗽
   我认识几张旧面孔,交谈几句
   感觉更多的陌生感,爬了过来
  
   奥,同学十五年前的咸阳城
   春天是灰蒙蒙的,十五年后
   依然是
  
   3. 高三
   记得你骑一辆蓝色的单车
   沿着校园正中央的大花坛秀车技
   穿着白色的裙子,引来无数的布老虎
   像一部戛纳风格的爱情电影
   丰腴,清纯,富有诗意
   你与一位邻桌的男生暗恋,成为
   班级唯一的一对,同学,你的勇敢
   在整个九五年代,是多么的新潮
   像一块磁铁,吸引着秘密,小道消息
   和男孩们的诡秘对话
  
   小昭,同桌,19岁
   戴四百度黑边眼镜,面白如玉
   人称眼镜王子,自诩看古龙十五年
   倒背金庸的对联,谈论梁羽生的萍踪侠影
   对“穷摇”之流嗤之以鼻,会比划几个
   很厉害的招式,据说吓跑几个街三儿
   颇得意了一阵子,但地球人都知道
   你胆小,不敢与女生同伴而行
   生怕脸红的旧病复发,后来
   你落榜,独自去了陕北
   在一间待遇很差的小小煤窑工作,工资八百
   寄家六百五,学会抽烟,学会在黑暗中思考人生
   五年后娶榆林女子,两颗虎牙,颇具侠骨
   一定归入快人快语一类
   七年前你做了一个男孩的父亲
   五年前亲历一场透水事故,差一点而死
   但让你更明白了生,死神与劳动
   活着与意义,资本压榨下的人性锤炼
  
   同学,你依然四百度,依然
   面白如玉,贫血,虚弱
   谈论侠骨柔情,在同学聚会上定格为一张
   三口之家的相片,温馨,不事张扬
   引来无数的唏嘘
  
   张慧芳,总教头,班主任,永远的睿智
   慈悲,五十个大孩子的母亲
   精通拓扑学和微分方程
   期待我们成为一群改造时代的人
   拍过我的肩部,投过犀利却殷切的目光
   后来又无比的失望
   同学,那时我们贪玩儿
   于老师捉迷藏,搞小动作
   以为那是我们值得辉耀的智慧
   逃学,迟到,看过多的小说
   渴望成为作家,写一些煽情的东西
   以为,人生便是一块可以胡乱涂鸦的画布
   压抑,但快乐,清纯,但可以肤浅的理解世界
   对院墙以外的荆棘,充满一试刀锋的冲动和盲目
   十点睡觉,做梦
   路途中用嘶哑的嗓子大喊大叫
   用怪诞的声部唱着笨小孩
   我们偶尔迟到,被校长捉住
   挺囧,撒谎,将青春唾弃
  
   奥,同学,记得那年春天
   我们骑单车到黑河边采摘风信子
   捡拾白色的鹅卵石,面朝七月
   去胜利,去遭遇滑铁卢
   去比划丘吉尔的V型手势
   去疯掉
   奥,同学
   那时我们将青春当成一张总也用不完的空头支票
   可以任意的挥霍
   但你也会慢慢变老
   也会面临种种十字路口的选择
   面临青春期的种种烦恼
   面临成为一个孩子父亲的种种风险
   面临青春如风,一去不返的惆怅
   一切的一切
   奥,高三,我的手高高的举起
   紧攥着空气,欲换
   你的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