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月光江湖雨散文诗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灵界小说
(一)江湖雨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起,便喜欢在心里悄悄的编织这一场场江湖。虽稚嫩,但却已成为我闲暇时的一种乐趣。
   寂寞的夜里,静静地闭上双眼,侧耳倾听,那段我迷恋已久的江湖烟雨。
   紫衫青衣白裘,长鞭利剑飞刀。
   竹林雪山荒漠,天马白鹤神雕。
   轻摇折扇,配着长剑,骑在白马上的绝世男子。曼妙多姿,从半空而下的倾国红颜。
   哀婉的琴,清越的萧,荡在幽森的竹林;轻歌缓缓,杏花点点,妙龄少女赤脚走在江南的烟雨小路;猎猎的沙风,疲惫的马鸣,清脆的驼铃,交织在炎炎的西漠。
   漫天的飞雪落在酒杯,一饮而尽,半杯的雪和着半杯的酒。缤纷的落花随着剑锋凌空浮荡,引领一段曼妙的舞。
   独在异乡,浪荡江湖的淡淡忧思;执剑相视,漫天寒光的三分惆怅。盈盈的微风,悠悠的剑歌,纷纷的残红,闪闪的银光。绯色的鲜血,蓝色的忧伤,惨白的回忆,漆黑的绝望。暗淡而悲凉。
   黄的秋菊,紫的藤萝,白的鸢尾,红的蔷薇,悄悄的绽放着。潇潇的江湖烟雨,洗尽了浮躁与铅华,滤尽了凡尘中沉淀轻薄的心。
   终于有一天,我也会拿起手中的笔,圆梦那段缠绵悱恻的烟罗,编制那段积聚了多年的江湖情愫。
  
   (二)听雪江湖
   ——仅此,献给我喜欢的听雪楼。
   指隙流砂,洛城盛夏,蔷薇谢架,染尽一季芳华;
   青石白瓦,洇进如血烟霞,箫律喑哑,谁度尽忘川之涯。
   ——《一季听雪楼》
   几年前读的故事,这几天再次回味,依然不盘锦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比较好住惋惜,有压抑的泪水憋在心里,却无法流出。沧月的武侠,最为钟爱的依然是听雪楼系列。
   所有的故事,都缘起于那个叫做江湖的地方。有一个叫做江湖的地方,尖拔的刀锋下,埋葬了太多痴男怨女的传奇。
   刺目的绯色,惨淡的哀伤,经轮的绝响,窒息的绝望。依稀听到有沉重的刀风在耳畔交织,刹那,尘世的丝丝牵绊随风糜烂。
   从《血薇》,到《护花铃》,再到《荒原雪》,沉寂的悲凉,来自于听雪楼的传奇,那个白衣胜雪,惊采绝艳的萧忆情,和绯衣如血,冷漠倔强的舒靖容。
   原是此情追忆晚,奈何对影悼今寒。
   我是爱极了萧忆情这个男子的。在常人看来,那是怎样绚丽辉煌的一生,然,他的内开封专门的癫痫医院心却是那般脆弱,那般寂寞。仿佛一阵清风吹过,都会留有划痕。
   他重权嗜杀,那把夕影刀下,是成千上万条生命,为了权力与地位,他不肯放过手上的一个敌人。他有着理性敏锐的洞察力,那双喜怒难测的眼眸,有着超乎常人的觉察力。他是年轻有为的江湖霸主,是集万千光芒于一身的武林神话。
   然而,这样的一个人,却一直是被病魔缠身的,每一天的生命,都是在与死神抗争,向阎王讨命。他冷漠、多疑,狠厉、决绝,可是有一个人出现了,与他命轮扣,从此,凄凄楚楚,痴痴怨怨。
   他到底爱阿靖有多深呢?我只知道,他为了她,不知有多少次不顾自己原本脆弱的身体,咳到昏厥;他为了她,甘愿撤兵灵鹫山,暂时放弃深埋在内心二十多年的血海深仇;他为了她,去赴了一个原本必死的约,任由剑气袭来却不肯拔刀。
   ——正如迦若所说:“他这样的人,能为冥儿忍让到如此,已经是难得。”
   那个叫做舒靖容的女子,便是他此生难以愈合的伤吧。那个外表冷漠决绝,然而内心却与他一样敏感脆弱的女子,注定了与他一生纠葛撕扯,人中龙凤,到底还是同去同归了。
   因为爱她、怜她,所以才会独独对她忍让,才会三番四次的为她破例,才会打破自己的原则,在发病之时只让她靠近,不是因为信任,而是因为爱她,才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交付于她。
   而阿靖也是爱着他吧,只是因为年幼的遭遇让她的心智太过冷漠,生生的在内心为自己筑了一道心墙,硬是不肯为别人黄石哪个医院癫痫病落一滴眼泪。但若是不爱他,又怎会风雨同舟的尾随于他,为了他违背自己的原则,不离不弃的在他身边守候。因为在乎,才会异常心痛;因为深爱,才会满怀怨恨。
   所以,当误以为萧忆情背叛了自己时,那份长久靠聊以自慰压制的怒火,终于还是燃武汉正规癫痫病医院哪里好烧了,明知那也会使自己丧命,却依然决绝的出击。当最后的一点牵挂都化为虚无,心便真的空了,这个尘世于她,再也没了任何惦念。
   从来,这世间让她惦念的就只有青岚和萧忆情,当护花铃已去,不再护花,于是花便跟着残了,萎了。
   青岚呵,那样安静静默的男子。当神的力量无法保护他的小师妹时,他便要借助魔的力量,不惜被鬼降吞噬,也要保佑冥儿的平安。
   迦若要守护的人,从来都是明河。可是青岚却借了迦若的手,守护青冥。是因为爱的太深了吧,所以即便被迦若吞噬了,然而那份惦念却依然不曾消散,即便肉体已经不再,可是思念与记忆却尚存人间,往梦依稀。
   听雪江湖,原来,每个人,都有一段萧瑟斑驳的往昔,都埋藏着斑斓凌乱的情愫。红尘的青丝,牵扯着每一个人,丝丝牵绊,终是无法逃脱的。
   终于还是有一天,心死了,楼空了,人去了,箫断了,曾经覆手乾坤、激荡风云的人中龙凤也不过是化为了青山碧草间的亡魂,繁华盛世的传奇到头来不过是人去楼空的虚无。
   夕阳走,孤影游。曾经金戈铁马、指点江山的凌厉意气只留给了北邙坡下的一抔黄土中,然而让我欣慰的是,他们终于可以走到一起。那从前终日相伴却又无法触及的两个人,终于可以在青青的碧草下默然相爱,长相厮守。
  
上一篇:雨墨往事那扇窗
下一篇:星火给丫丫